深圳不是我的家,我的家乡没有城中村

今天的行程不紧,只要在晚上赶到奎屯就好。于是早上一行人慢悠悠地去吃早饭,在周围转了一圈选择了一家臊子面馆。

内地来的人对新疆的菜量还是没有准确的认知。一对来自北京的情侣问老板,“骨头汤是什么”。答曰就是一点骨头炖的汤。18还是28块来着。既然不贵那应该就是一小碗汤了,来一碗!

结果端上来是一盆骨头(和一点汤),每块骨头在内地餐厅都可以当成十多块的酱骨架来卖。最后是所有人分着吃完的。

新疆博物馆

饭后走路去新疆博物馆。该馆比较有名的就是那几个干尸。但实际上因为新疆干燥有利于文物保存,加上又是多个文明交汇的中心,可看的东西其实不少。

博物馆内
新疆博物馆
壁画
壁画
干尸
应该是塞人干尸
干尸
这好像是个萨满

最大的兵团城市——石河子

我希望大家能了解到新疆不仅有少数民族,还有基本上全是汉人的城市。所以特地安排在石河子吃午饭。石河子离乌鲁木齐不远,但是连霍高速在修路,经常遇到路障,所以走的很慢。

石河子的城市规划就是典型的苏联风格,极宽的路面,超大的街区,完全为直线的公路。

石河子的特色美食为凉皮子。这种凉皮跟陕西的不同。因地制宜采用了新疆大量种植的番茄,汤多。如果不怕咸的可以喝汤。但是凉皮子显然撑不起8个人的一顿饭,所以我特意选了一家铁锅芦花鸡。

铁锅芦花鸡光从名字上无法判定做法。实际上就是将鸡肉切成小块,用大锅炖上,配小花卷或大饼。内地应该也有这种做法,但使新疆的铁锅芦花鸡与众不同的当然就是分量,一只鸡是起码的。毫无疑问,盘子端上来后众人又被震惊了。

铁锅芦花鸡

独山子大峡谷

吃完午饭又是赶路前往独山子看大峡谷。

从天山北坡发源的河流在长年累月的侵蚀下,在山脚下的平原切出了好几条峡谷。其中最大、最有名的两条分别是独山子大峡谷和安集海大峡谷。

两个峡谷的位置
两条峡谷的位置
知识点:为啥天山北坡的城镇离山脚都有几十公里的距离?因为太靠近山脚,雪山融水流速太快不好利用。在下游几十公里处水流变缓,不易有水患。

独山子大峡谷也叫奎屯河大峡谷,据说奎屯和独山子还为这个命名争执过。独山子大峡谷很早就开发为景区,配套也更全。安集海好像颜色更丰富,但是没有开发,有的悬崖已经垮塌,前往的路上据说还有路障禁止前行。稳妥和安全起见,我选择了独山子大峡谷。

不得不说站在峡谷边还是很震撼的。

峡谷
峡谷
峡谷
我已将更高清的图片上传至Unsplash

等到日落后返回奎屯。晚饭选择了一家评价不错的大盘鸡店。为什么不去大盘鸡发源地沙湾吃呢?因为我了解到,沙湾的大盘鸡因为名气过大,已经不把精力放在菜品和服务上了,慕名而来的人大多败兴而归。这也是新疆商业的一大问题,不潜心钻研产品,而想着赚快钱,导致很少有始终保持高水准的老品牌。相比之下维吾尔族倒经常有经营了几十年的老店,子承父业,不忘初心。

真正的大盘鸡

在点评上找到这家店:永清沙湾大盘鸡。看评价还不错。

浇汁夹沙
浇汁夹沙

如果大盘鸡没有装满一个大盘子,那就是徒有其名。在放肉上抠抠索索显然不是新疆人的风格。当我看到这份大盘鸡需要两个盘子才能装下的时候,不用吃我就知道,差不了。

大盘鸡
大盘鸡

最终8个人吃了220,创下了整趟行程的最低记录。非常满意的一顿饭。

明天就要走独库公路了,今天必须好好养精蓄锐,迎接我们的将是十几个小时的车程。


[2019伊犁行]准备
停更了大半年终于要再次更新了。因为从四月份开始就一直在筹划这次旅行,没心思做别的了。 本来我是没计划十一旅游的,去年哪也没去,在家帮前同事代养大金毛,很舒服。最开始是三个同事把我拉到一个群,说她们想在9月底10月份去趟新疆,让我帮忙策划一下。然后我就心动了,想走一下神往已久的独库公路,决定亲自上阵,策划一个新疆深度游! 反正离出发时间还早,路线也不着急定。一开始我甚至想走完独库公路全程+喀什和田阿克苏库尔勒,因为塔什库尔干也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。算了一下时间发现,这样基本上就剩赶路了,每天十几个小时都在路上。 总之这个群里时不时的转发一些新疆旅游的攻略,直到8月份才开始真正实施。查了好多资…
[2019伊犁行]第一天:乌鲁木齐市内游
第一天的菜有点硬
[2019伊犁行]第三天:奎屯-乔尔玛-伊宁
独库公路走出了寂静岭的感觉

知识共享许可协议
[2019伊犁行]第二天:乌鲁木齐-奎屯李大毛 采用 知识共享 署名 4.0 国际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。
本许可协议授权之外的使用权限可以从 https://www.darmau.com/policy/ 处获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