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圳不是我的家,我的家乡没有城中村

最近在读谢彬的《新疆游记》:

新疆游记 (豆瓣)
图书新疆游记 介绍、书评、论坛及推荐

之前曾经写过短评,看到北疆部分发现很多熟悉的地名,一般是坐车路过时看到的。一百年过去了,还是那些名字,有一种历史沧桑感。

对于不了解新疆的人来说,看这个书会没什么感觉。但对于了解的人来说,经常会有“这个地方我去过”的惊喜。所以我打算给这书来个注解,对着地图来看会更有意思。应该是写在读书笔记部分吧。

(请大家打开谷歌地球)

在当时,从北京到迪化,走蒙古会更近。奇台作为新疆到科布多的枢纽,繁盛一时。山西人垄断了蒙古的商业,也来到了奇台、迪化,带来了他们的过油肉。

但更快的路线是从满洲里出境,乘西伯利亚铁路,到达新西伯利亚,转乘土西铁路到哈萨克斯坦的塞米伊,乘船经斋桑泊、顺着额尔齐斯河直达布尔津,或者陆路到塔城。如今布尔津河堤夜市那里曾经是个码头,从这里乘船可以到达苏联。

作者因为签证问题没有走这条路,而是走传统的陕甘道,从星星峡进入新疆。作者也提到从敦煌出发,向南有两条道分别走玉门关和阳关,玉门北道经罗布泊(那时候还在)到达吐鲁番,阳关南道则抵达若羌、且末。南道由于气候变化,已经几百年没人走过了,从此于阗、且末、若羌从丝路最重要的城邦变成了帝国最边远的地带。

在沙漠公路还没有修好的时候,从和田出疆要么往东到若羌,再到库尔勒;要么向西到喀什,再经阿克苏到库尔勒。绕了一个大圈子。

世界变了。货物大多通过货轮运输而不是马队,这直接导致了南疆的衰落,至今这里仍是新疆最穷的地方。谁能说极端主义能在这发展不是由于这个原因呢。

想当年喀什噶尔是多么辉煌的存在!向西的商队,从武威开始就经历绿洲、沙漠、戈壁的循环,进入新疆后南疆环境更是恶劣。来到喀什后看到如此繁荣的绿洲,怎能不兴奋!再往西走就是帕米尔高原,可以通往印度、波斯,那里海拔非常高,终年严寒,肯定得在喀什吃饱喝足了再出发。反过来也一样,翻越葱岭的人终于看到大城市,心情也一定是极其激动的。

如今的喀什却是帝国最西端的小城市,从中国的大部分地方出发,到日本的距离都比去喀什要近得多。可以说喀什成也地理位置,败也地理位置。

现在新疆在修库尔勒-若羌-格尔木和田-若羌的铁路,等修通以后,南疆可以不经吐鲁番出疆,离内地的距离更近了一点。在现在的G315附近红柳沟,曾经有一石碑,上刻“东至敦煌,南赴西藏”。往南是阿尔金山,接着是可可西里,应该没有人真的在这里南赴西藏吧。

南疆的这些城市让我想到哈尔滨。曾经的中东铁路枢纽,大量俄国人在此定居,可以说那时候的哈尔滨在中国能排上前5。然而俄罗斯已不是那个沙俄,中国也不是原来的满清,哈尔滨的衰落,从远东的衰落起就是必然的结果。这跟天冷、贪官没有关系,人的因素在历史大势前不值一提。

虽然现在位于帝国边陲,周围又是穷邻居,但我觉得喀什应该发展成中亚的航空港,内地前往欧洲、中东的航班可以在此停留。还可以给外国游客几天落地签,带动一下南疆旅游业。

现在经常能看到谈论东北“衰退”的说法,虽然因为政治原因不断获得大量拨款,导致新疆不至于像东北那么严重。但是汉族人口外流不比其他地方少。首府乌鲁木齐房价至今没有破1万,其他城市也就在3-6千的水平。

所以看到玉门、冷湖等资源型城市如今的样子,我心有戚戚焉。因为我的家乡也是一个资源型城市,谁知道石油开采完了会变成什么样子呢。

如果没有现在这样的政治形势,新疆真的很宜居。主要是伊宁、阿勒泰、塔城这几个地方。夏天凉爽,吃肉管够,适合开展户外活动。我一直想着将来远程工作普及,新疆也没有这么多安检时,就去阿勒泰定居。夏天去阿尔泰山里徒步穿越,冬天带上自己的雪板滑雪。不至于在深圳热到抑郁,啥户外运动都做不了。

现在的新疆的确是变化太大,有好的有不好的。不变的是莎车、且末、焉耆、鄯善、若羌、于阗这些两千多年前的名字。


知识共享许可协议
一百年的变与不变李大毛 采用 知识共享 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 4.0 国际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。
本许可协议授权之外的使用权限可以从 https://www.darmau.com/policy/ 处获得。